休息室内,老猫足足等了卢伟德近三个小时后,对方也没有到,这让他的耐性彻底消耗殆尽。
    如果不是老猫今天就奔着唱红脸来的,那以他的性子,对方这么晾他,他可能早都走人了。
    “行吧,既然给脸不要脸,那咱也别在这儿趴着了。”老猫站起身说道:“走,找个地儿吃口饭去吧。”
    付小豪打了个哈欠,起身问道:“去哪儿吃啊?”
    “土渣街。”老猫拎着公文包,领着付小豪就离开了休息室。
    ……
    燕北,四合庄园内的一处别墅二楼内,林念蕾素面朝天,端着米粥碗,轻轻吹着热气说道:“爷爷,感觉胃口好一点了没?”
    “好……好多了。”一位八十多岁的老人,躺在床上,话语有些含糊地点了点头。
    “其实我做的没有阿姨做的好吃呀,为啥您不吃她煮的粥呢?”林念蕾笑眯眯地问道。
    “……大……大孙女做的……我爱吃。”老头和蔼地笑着。
    “等的就是您这句话嘞!”林念蕾俏皮一笑:“这段时间我就不走了,一直在这儿伺候您。”
    “要……要回家……听你爸爸安排……不比在外面折腾强啊……!”老头声音颤抖地劝说着。
    “爷爷,我知道自己想干什么,我在外面会照顾好自己的。”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是不是搞对象了?”老头突兀间问了一句。
    林念蕾一怔,眨着大眼睛反问:“咦,您怎么知道?”
    老头抬起手臂,指了指林念蕾戴着钻戒的手掌。
    “哇,您真是有当记者的天赋!”林念蕾捂嘴一笑,乖巧点头:“是的啊,我谈恋爱了。”
    “什……什么样的孩子啊?”
    “普通人家的孩子,他在松江当司长。”林念蕾如是说道。
    老头沉默着,没有回话。
    “爷爷,您不会也很俗气的势利眼吧?”林念蕾弱弱地问道。
    “到……到了我这个年纪,躺在这样一张床上,靠着药物维持,等待着死亡……还有什么可势利眼的?你们都好,我就闭眼了。”老头笑着说道:“让……让他来,我看看。”
    “你看你,好好聊天,你又说这些伤感的话。”林念蕾很生气地说道:“医生都告诉你了,要保持好的心态,相信医学。”
    “耀宗俩孩子,一个太听话,一个太不听话,愁人呐!”老头看着林念蕾,轻声说道:“你说你的性格,要和骁儿互补一下多好。”
    “我才不要跟他互补呢,我就是我,颜色不一样的烟火,哈哈!”林念蕾声音清脆地笑着,端着碗说道:“来,您再吃一点。”
    “让他来,我看看。”老头再次重复了一句。
    “好呢,我催催他。”林念蕾爽快点头。
    ……
    待规划区。
    顾老狗穿着脏兮兮的军服,坐在皮卡车头上,扭头吐了口大黄痰,拿着手机说道:“狗日的,这两天燕北是不是可热闹了!”
    “昨天刚轰完大趴,姑娘太多,屌都不够用了。”朱玉临贱嗖嗖地回道。
    “他妈的,说的老子热血沸腾的。”顾言十分想念外面的花花世界:“哎,小禹给你打电话了吗?”
    “打了啊,他忙着当司长呢,要不然早过来了。”
    “……唉,铁路这个事儿,把他妈的妖魔鬼怪都引到燕北来了,真是一场盛会啊。我他妈要不出去玩几天,太不甘心了。”顾老狗内心蠢蠢欲动地感叹一声,随即思路清奇地说道:“哎,你帮我个忙呗?”
    “啥啊?”
    “过几天你给我打个电话,就说你姥爷去世了,请我去参加个葬礼,正好我请几天假。”顾言轻声说道。
    “你快滚尼玛的吧!我姥爷和你有仇啊?!”朱玉临破口大骂:“他在你那儿都去世几次了,你能要点脸不?”
    “……那这样,你就说你病危了。”
    “你他妈的%!%……%!”朱二柱已经彻底被整急眼了,在电话内已经骂不出人声了。
    “那你就说咱哪个同学结婚,反正你打个电话,帮我找个理由就行。”顾言退而其次地说道:“我正好和秦禹有事儿要谈。”
    “我是你爹啊,你怎么每次……?!”朱玉临还没消气。
    “爹,你帮个忙,求你了,还不行吗?”
    “……!”朱玉临无语半晌:“算你狠,你等我电话吧!”
    二人在电话内扯了好久后,才各自挂断,随即顾言坐在车上,就琢磨起了钱的事儿。
    他硬要出去,肯定不光是为了玩,而是铁路的风口已经真正来到了,这才是正事儿。
    ……
    晚上九点多钟,松江员外府中式餐馆。
    卢伟德坐在包厢内,喝着浓茶,轻声冲着长吉星耀公司的高管说道:“你们放心,咱们之前商量好的事儿,就不会再变了。今天开会,我已经把决定宣布了,我们集团的市场部,销售部骨干,这几天就会去长吉。”
    “我主要担心,董事会会不会给你施压。他们即使不提解约的事儿,也可以否掉你在长吉的项目啊?”星耀这边的一个中年,有些担忧地问道。
    “不会的。”卢伟德轻声说道:“合作协议咱们已经签完了,如果董事会驳回我的计划,那我就不再吭声,而你们马上就去奉北最高法起诉天成宝丰集团违约。按照合同上的规定,集团会赔偿你们五个亿的损失。”
    “这样你不会有连带责任吗?”中年问。
    “呵呵,我是外聘过来的ceo,正常签署合作协议,我有什么责任?他们不但不敢起诉我,而且撕破脸了,他们还得白花钱养我团队三年,不然他还得给我们违约金。”卢伟德胸有成竹地说道。
    “高!”中年竖起大拇指说道:“卢总在这行里,真可以算是大师了。”
    “吴迪有关系,秦禹在松江有影响力,于家有技术,但除了那个可可外,真是没有一个懂经营的。”卢伟德毫不谦逊地说道:“论玩资本运作,他们真不行。”
    “牛b!”中年再次恭维一句,举杯说道:“来,喝酒!”
    ……
    就在卢伟德跟星耀的人,进行某些屁y交易之时,酒店门外突然停了两台汽车,车里坐满了人。

章节目录

第九特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御宅屋只为原作者伪戒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伪戒并收藏第九特区最新章节